群内盗图,来欣赏一下这双被上帝亲吻过的腿。

还是KLK....一个脑子有病的条

尼桑露屁股了警告一下

斩服少女Pa,我就是管不住我这手.....哥哥不露肚子还挺不习惯的

还有姐妹两单人要画来着但是我已经被掏空了(吐血

诶等下所以米哈伊尔身上那件红衬衫其实是神衣吧,露越多战斗力越高,后面脱了外套直接解放战斗力,太科学了简直。

我觉得刘海米哥真的有点像个小公主比如这位。


而且他穿尼娅的裙子应该很好看吧(在说什么

【叶米】夜巡

动画结局魔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们为他让出一条路,就如同四散的羊群躲避野兽。



这也难怪,此刻他衣衫不整,披风上的羽毛凋零如残枝败叶,身上仿佛刚从血池里沐浴完毕,脏污的血混着泥土和石子,简直有辱他素来自持的高贵形象。但他已无心在意这些细枝末节,登上飞艇的舷梯,叶夫格拉夫回头看着呆愣在原地的羊群:



“你们已经从死亡中解放了,欢呼吧。”



他转身继续走上高处,身后寂静的海浪声被地狱深处才有的狂欢呼号所掩盖,他的同族在庆贺伟大的王再一次带他们脱离苦海,他无意加入这欣喜的热浪,头也没回,径直走进了飞艇。



这难以算得上胜利凯旋,但他总算...

【叶米】血与冰淇淋

米哈伊尔不喜欢在叶夫格拉夫脸上看到笑容。



与其说是笑,其实更像是嘲讽,怜悯,从容等等的感情混杂在一起,让他的嘴角抬起一个可憎的弧度,地底深处的恶鬼也不过如此。他对此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的是在巴黎的剧院——叶夫格拉夫不怎么离开俄罗斯,但偶尔会去他的后花园里消遣散心——他命自己把一个假扮成后台人员的猎人杀了。等米哈伊尔完成任务,白色的正装上染了一片血,(少有地失手割到了那人的大动脉)回到他订的那间包厢时,叶夫格拉夫转头看他,视线先是集中在他的脸上,接着扫到了那片血渍。随后便露出他最不愿见到的微笑:



“你回来了,米哈伊尔。把衣服换了吧。”



米哈伊...

“看啊,这双仇恨的眼睛。”

(封面稍微和谐了一下

还是现paro!米沙社畜尤里高中生,长大了也依然粘哥哥🌟(老板是谁大家懂的

算是现Paro啦!尤里上小学尼桑上国中,年龄差小了点嗯(其实就是想看米沙穿制服而已

1 | 26
© 孤岛骑士 / Powered by LOFTER